「滴漏效應」泡沫 ─ 經濟愈來愈見底 市民愈窮愈見鬼?

文:Tony Ho何鑫衡

2016是香港立法會選舉年,很多民生、經濟議題再成話題,不少侯選人都視中產為必爭的票源。中產在社會中,一直高不成低不就,淪為夾心層,何以中產一直未能有社會流動,漸漸成為經濟發展的犧牲品,這不單是仇富地將矛頭指向「地產霸權」、謾罵式「內地同胞搶高物價」就可以解釋一切。

1458704_661557823888363_127912148_n

資本主義的分配不公平
今日果,昨日因,資本主義倡導自由經濟,容許市場自動調節,政府亦不干預,讓市場決定一切。在上世紀三十年代資本主義社會出現大蕭條以來,各國政府採取基層增加福利的方式,去中和財富分配不公平的弊端。手法是向企業與富人增加徵稅,再透過教育、醫療、社福等機制造福基層。

原本這是正常的財富再分配,對中和社會矛盾有一定作用。久而久之,資本主義的橫行,特別是某米字大國的各類「泡沫式」發展經濟方法,將全球迎向赤字化,隨赤字預算而來的胡亂印鈔與QE,原先財富再分配作用變成大規模地以逆向方式進行。所謂逆向是指由原先的劫富濟貧,變成劫貧濟富,令到資本主義的分配不公平問題變本加厲。

GDP硬發展,經濟硬著陸
回到香港問題上,政府或選舉侯選人,每說到「發展香港經濟」,總自動將之掛上「GDP增長」。然而,GDP這個指標,只反映一個地區生產活動的總量,但這些生產活動,包含一切「好」或「壞」的活動,對一個社會是否真的「發展」起來,很成疑問。
GDP與資產投資回報通常都有相當高的關連性,因此GDP是個重要數據,它與投資回報相關,更與國民的生活質素相關。據《經濟學人》曾報道,當一個地區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低於每年15,000美元的話,數值提高會令國民更快樂,然而當超過這水平後繼續再高,也不會提升國民快樂度。
提出的是GDP增長雖重要但只是其中一環,隨社會的經濟規模成熟,其重要性及實際保持社會長期發展的效果更低,如近年已更多傳媒採用堅尼系數、國民快樂指數作指標。

涓滴效應(Trickle-down effect)還是「一廂情願」?
很多經濟學家指,整體社會GDP增長,才可以把餅造大,大家才能一起吃多一點。這說法類同「涓滴效應/滴漏效應」。簡而言之,即是「先讓少數人富起來」,整體經濟增長,最終整體受惠,理論上是正確。

但在現實世界,少數富起來的人(或曰既得利益者),往往利用其經濟及政治影響力,左右經濟政策及操控市場運作,令市場更趨壟斷,經濟利益不但不會通過正常市場運作「滴漏」出來,反而更趨集中於他們手上。除非政府有足夠支持力量去抗衡這些影響力,否則「涓滴效應」的說法恐怕只是「既得利益者」說出來的假引子。

关于乐施会

有非政府機構就是鼓勵通過貿易等經濟活動達至脫貧目標。

餅造大,但你無份食

images

您等了很多班火車,終於讓您登上有空調的車廂,您記得剛才在月台上大汗淋漓的情況,您會下車讓空間給月台上的人嗎?已在車廂的您,永不會關心月台的人。富人會憐憫為他們工作的窮人嗎?
相信「涓滴效應」,真的是一個幽默。


 

涓滴效應(Trickle-down effect)的起源:涓滴效應並非專業經濟術語,是美國幽默作家威爾·羅傑斯(Will Rogers),在經濟大蕭條時,他曾說:「把錢都給上層富人,希望它可以一滴一滴流到穷人手里。」真的十分幽默,當上層富有後,真的會想起下層嗎?


留言


*


略過工具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