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長是一個個崩壞的過程….

作者:方一念

成長是一個個崩壞的過程….

inside-out-001

電影《玩轉腦朋友》(Inside out)是一部非常特別的作品。一如以往,彼思卡通對成人的反思作用更甚,開場3分鐘的火山故事也饒有趣味。

腦內世界歷險

《玩轉腦朋友》(電影)寫11歲女孩韋莉本來一家三口住在明尼蘇達州,過著愉快的生活,一家人最愛在結了冰的湖面上玩曲棍球。有一天,父親決定舉家搬到三藩市。小女主角面對陌生的環境,一下子顯得無所適從。而韋莉腦內住了一班「人物」,代表5種情緒─阿樂(Joy)、阿愁(Sadness)、阿躁(Anger)、阿憎(Disgust)和阿驚(Fear)。

可是後來阿樂(Joy)和阿愁(Sadness)走失後,跌落韋莉的其他腦位置,可視為阿樂和阿愁由人腦的大腦區域,跌去額葉、頂葉、枕葉、顳葉等其他部位。電影中那一顆顆不同色的記憶球,主宰著我們生活中的喜怒哀樂。由孩童時代的一顰一笑,原來都不由自主地因外在的人和事,而由腦控制室的各種情緒控制的。這正好與近代心理學的分析脗合的,就是人的自我概念的形成,是從別人對我們的讚美和批評中,瞭解自己為別人所接受。我們模仿周遭的人,並接受家庭的信念和生活方式,形成自我。

inside-out-002

後來阿樂看見一座又一座韋莉由成長的記憶建成的小島,因情緒轉變,逐一崩潰瓦解,唯有想法子回到控制室,於是就有一連串腦內世界歷險。

「乒乓」是每個人皆有的成長幻想卻一定會消失

根據維也納大學估算,人類的腦神經細胞數量約有一千五百億個,樹枝狀的腦細胞彼此之間又會形成上兆個的突觸(synapse)的連結,比起超級電腦更加複雜,猶如宇宙連結。

inside-out-003

這就是阿樂和阿愁後來身陷的曲折迷宮。而電影為了令小朋友更易明,就加入了一座座不同的小島,「家庭島」、「誠實島」、「友誼島」,而「古怪島」就是我們的「童真」和「搗蛋」,人愈大,就會將不設實際的想法放棄,漸漸地變得規板,再也回不到放縱玩樂的心境。

尤其是西方教育注重分享,中國人則講求守則重紀律,這都是因為我們太受諺語的束縛,如:「喜怒不形於色」、「言多必敗」及「不說,是一種智慧」等,令中國人不重分享,比較壓抑,內心的不滿、擔心很多時都放在心不放上臉,以免令人覺得不夠成熟,奈何,人終究是人,長年將內心想法和情緒壓抑,你就無法真實面對自己,情緒沒有正確途徑發洩,就會成為另一種情緒傷害。

其中角色「乒乓Bing Bong」是韋莉的腦海幻想的人物,就是我們成長時的幻想,可能人大了,就把一切幻想、夢想,拋於「記憶堆填區」,「乒乓」為了韋莉的快樂,就犧牲自己,比喻人們在成長過程早已將兒時的幻想捨棄,戲院內很多成人都因這幕而流淚,你呢?又問問自己,當初的堅持還在嗎?韋莉兒時的登月夢和「古怪島」,隨年月而失去,成長令人變得冷酷,所以劇情中後段,阿樂在「記憶堆填區」發現韋莉的其一顆又一顆原本色彩繽紛的記憶球,變成一片灰色,韋莉的童年回憶慢慢蒙塵。

而它的核心記憶快樂片段,原來是先由「愁」組成,情緒沒有經過低谷,也沒有後來快樂「高山」。因此,記憶是支撐我們繼續生存下去的動力,而思考則是我們鞏固記憶的重要方法。每當我們反復回想回憶,便會對眼下事物有多一分的體會,人愈大,也明白,感情也靠回憶支撐。

電影試圖探討人類各種情感(腦內決定)如何影響人生階段作出的決定,比喻得擲地有聲。

inside-out-004

潛意識與情緒的傳遞

人腦是非常複雜的組織,電影嘗試以深入淺出的方法,令孩子容易明白。

著名心理學家佛洛依德曾把心靈比喻作為一座浸在水裡的冰山,浮出水面的一小部份是代表我們的顯意識,而在水下面的大部份則代表潛意識。他認為我們的行為舉止只有少部份的意識控制著,而大部份都是由潛意識所操控,所以我們在平常的狀態下,很難察覺到潛意識的存在,夢境往往就是潛意識的浮現。是故,韋莉所恐懼的西蘭花、小丑、日間所看見的事物,都會在「夢境製作室」內重現,而只得靠部份潛意識,才可以衝破一切腦內枷鎖。

inside-out-005

劇情尾段,阿樂明白到,快樂與哀愁是可以並存,人的情緒畢竟是複雜,如果沒有妄自菲薄的「阿愁」,韋莉可能不知道家庭和朋友對她的重要。而這結局帶出的意義:人生是有樂有哀,一面倒的快樂並不代表幸福,笑要是一種心情,而不是表情。

迪士尼與彼思動畫以破格的故事,帶出深刻寓意,是成人的心靈雞湯,也是小朋友處理情緒的好好一課。

inside-out-006



留言


*


略過工具列